亚特兰大屠杀后谁来为亚裔游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qdwzs.com/,亚特兰大

作者:阿拉菲尔·伯克(Alafair Burke),小说家、霍夫斯特拉大学莫里斯·迪恩法学院教授。

周二(3月16日),一名21岁的白人男子被捕,随后被控在亚特兰大地区的三家按摩店杀害了8人,其中6名是亚裔女性。虽然警方仍在确定他的作案动机,但这次枪击事件是最近对亚裔美国人和亚裔移民袭击的一个可怕的补充。

在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2月28日期间,非营利组织“停止仇恨亚裔”(StopAsianHate)收集了3795份第一人称事件记录,范围包括从随意的种族主义评论到恶性攻击。根据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数据,2020年,全美16个最大城市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比前一年增加了近150%,而这还是在向警方报案的仇恨犯罪总体数量有所下降的情况下。

这些数字并不能反映出这些攻击的丑陋程度。亚特兰大“滚回家去!”一名男子一边大喊,一边向一名正在将婴儿放上汽车座椅的妇女扔玻璃瓶,并在侮辱的基础上附加了种族诽谤。另一名男子踢了一只狗,并向它的主人吐口水,说:“带着你那正在毁坏我们国家的病毒回家去吧。”数十名美国亚裔长者在街上无故被陌生人随机地攻击。

在参与过街头游行后,我不禁要问,谁会为我们游行?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往往不被承认,也不被挑战,因为有一些刻板印象,把亚裔美国人描绘成不需要、甚或是不值得被保护的人。

反亚裔行为的激增发生在新冠疫情期间,这显然不是巧合。前总统称这种病毒为“中国病毒”和 “功夫流感”,甚至就在他主办超级(病毒)传播者活动、贬低基本的公共卫生准则时也是如此。支持他的专家和政客们呼应他的言论,似乎对其追随者们并不总是能区分中国政府和只是长着亚裔面孔的美国同胞这一事实无动于衷。这对亚裔和亚裔美国人的广泛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停止仇恨亚裔”组织报告说,在报告的反亚裔偏见事件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事件涉及中国受害者。

从情绪到攻击亚裔美国人之间的桥梁,是排外主义“永远的外国人”刻板印象的体现,即使是土生土长的公民也被视为未被“同化”的外来者。我每天听的一位名人电台DJ,无疑已经从“文化震惊”时代“进化”过来了,却仍然引用刻板的口音来达到喜剧效果。

我有一半中国血统、一半白人血统(我自己把这种混合血统叫做亚洲卡珍)。当被问到“你从哪里来?”时,我会说堪萨斯。更蹩脚的版本是“你是什么人?”我会回答说:“一个作家”或者更好的是“一个法学教授”,因为那肯定是一个杀手锏。“回到你来的地方去”?拜托,我有资格成为美国革命女儿会(the Daughters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的成员。你才应该回家去!

仇外心理和厌女症经常交织在一起。在亚特兰大骇人听闻的枪击事件发生后不到一天,切诺基县警长弗兰克·雷诺兹(Frank Reynolds)说,嫌疑人以“性瘾”为动机,并将他所针对的这些按摩店视为“他想要消除的诱惑”。

随着每一个随意的“me love you long time”或“happy ending”的笑话,我们的文化将亚裔美国女性过度性化和物化,将我们描绘成受害者,同时将我们作为攻击目标。当新英格兰爱国者队老板罗伯特·卡夫被指控为卖淫行为付费时,那些所谓的文化漫谈,更不用说成千上万的种族主义模因,都把讨论重点放在他的隐私权上,或者在谈为什么他没有选择一个更高级的组织。去年,佛罗里达州放弃了对卡夫的教唆犯罪指控,但继续对一些涉案妇女的重罪卖淫案件进行追究——这些妇女最初是被执法部门列为人口贩运受害者的。

当我读到亚特兰大枪击事件的报道时,我感到悲伤、愤怒和沮丧。我发现自己在想,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任何其他种族群体身上,可能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但我提醒自己,在各种不同的、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和偏见之间去做比较,亚特兰大并没有什么好处。

亚裔美国人的“模范少数族裔”刻板印象,被用来论证我们是美国种族主义倾向的例外——好学生、勤奋的工人、不具威胁性的有色人种——不断被用来作为妖魔化黑人和拉丁裔社区、同时限制亚裔美国人社会活动家的武器。在上届政府时期,司法部公然将亚裔美国人与其他有色人种对立起来,起诉精英大学,试图禁止重视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招生政策。当有色人种社区相互争斗时,种族主义者就赢了。

最后。因为当权者把我们看作是模范少数族裔,或者是永远的外国人、顺民阶级,他们认为我们不会发出声音,我们不会反击,没有盟友为我们出头。让我们一起来证明他们是错的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