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州进入紧急状态美国疫情告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qdwzs.com/,亚特兰大

被称为世界第九大马拉松的洛杉矶马拉松3月8日开跑,现场聚集了27000名参赛者、大量的志愿者和近20万观众,但无人佩戴口罩

全球慌了——国际油价暴跌22%,创29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意大利死亡病例数暴增57%,死亡率升至全球最高;疫情扩散至全美34个州,8个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本周一,一艘在旧金山外海逡巡了多日的“病毒邮轮”上的宾客,即将上岸接受检测隔离。

特朗普担心所有人上岸,会大幅增加美国本土的确诊数字。而这个数字,尤其是死亡率数字,已经攀升到令超级大国汗颜的地步。

“发现没有?中国武汉、日本东京、韩国大邱、美国西雅图,这几个新冠病毒肆虐的城市都以樱花闻名。”有网友这样总结。

马上有人回答:“美国樱花最多的是DC(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病毒搞错地方了。”

一份白宫的最新声明显示,特朗普和彭斯副总统2月29日出席了“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年会,与会者中有1人确诊。

该年会为期4天,尽管确诊者并未参与主会场的活动,但万一他在年会上传染了身边人,而身边人又在台下聆听了最后一天总统的演讲呢?

2020年2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马里兰州奥克森山的国家港口举行的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CPAC 2020)上讲话

那次年会上,特朗普以嘲笑每一位对手为乐,甚至模仿富豪竞选人布隆伯格的“迷你”身高,蹲在演讲台后面。而现场一袭白衣的长公主伊万卡,则夸美国经济“最好的时刻还没到来”。

乐极生悲。新冠病毒当时正在全美约20个州蔓延,已攻破举行这次年会的马里兰州;侵入毗邻的首都华盛顿特区,只是时间问题。

从那天起的一周内,美国东西海岸的5个州——华盛顿州、佛罗里达、加州、马里兰、纽约州,陆续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3月初“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政策年会的约1.8万名与会者中,有来自纽约州的2人刚刚确诊新冠肺炎。偏偏,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参议院的两党领袖,以及国会两院2/3的议员,都出席了该年会。

其实“国会山”上的每个人,包括助理、实习生、保安、保洁员,都要绷紧了弦。因为在这个政策年会的最后一天,部分参会者还被组织去参观了国会每个办公室,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刚被那2人传染的?

到现在,还没有美国议员被确诊的消息。但病毒不长眼,无论贤愚清浊智慧不肖,挨近者中招。

2020年3月7日,“至尊公主”号2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图为3月6日,副总统彭斯(前)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法国那边,已有两名国会议员确诊,而伊朗国会议员感染率高达8%,其中一名新晋女议员已去世。意大利国会,虽然暂时只有某议员为“被嘲戴口罩”而怒摔话筒的花边新闻,但在中央与“五星运动”党联合执政的,其党首、拉齐奥大区主席津加雷蒂已被确诊。

眼下,全球累计确诊超10万例,中国以外就占1/4。刨开治愈和死亡数之后的“现有确诊”数上,海外是2.5万多例,早已反超中国。

与加拿大温哥华毗邻的美国华盛顿州,这次彻底栽了——全美22个死亡病例,绝大多数死在该州的金县(也叫国王郡)。金县的死亡病例,又基本上都出自柯克兰地区的一家养老院。

柯克兰是西雅图市的卫星城之一,与西侧的西雅图隔着一条长长的湖泊,就像奥克兰隔着峡湾相望旧金山。“好市多”的总部曾设在柯克兰,“柯克兰”品牌还是全美销量第一的健康品牌。

出事的“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养老院,原有120个住客,目前死亡26人。死者中一半已确诊,另一半尚未知检测结果(正常每月只死几个)。

该养老院另有180名员工,其中70人已出现症状;该院曾哀求政府给予检测机会和人手支持。一周前,该州只有“斯诺霍米什县实验室”在做少量核酸检测;前几天,华盛顿大学加入进来,该校每天最多可测1000人次。

美国境内首个确诊病例,就落脚在华盛顿州,具体是在西雅图市以北约40分钟车程的斯诺霍米什县。患者是一名35岁男性,1月15日从武汉返美时无症状,病重后在“县城”埃弗里特市住院。医院采集了标本送往美国疾控中心,1月20日下午确诊,之后用“瑞德西韦”治好了他。

华盛顿州后来出现的许多患者,体内的病毒有着罕见的遗传变异,疑似跟这位“首例”确诊患者相关,而不像是由别处传入。毕竟,金县柯克兰地区离“首例”所在的斯诺霍米什县,也就半小时车程,且两地都是疫情“重灾区”。

2月29日,“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早前送到县内“常青健康医疗中心”的一名确诊男性去世。这是美国境内第一位死亡的确诊病例。当天,华盛顿州新增4例确诊,其中1例是感染源不明的高中生。该州随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当天,美国食药监局紧急下放权限,允许全美有资质的医院实验室开发并使用自己的检测手段,以提升检测速度。

2020年3月5日,急救人员和柯克兰消防队成员抵达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将一名患者送往医院

可是,宣布紧急状态一周以来,由于隔离措施不到位,该州疫情反而加重。亚特兰大同在大西雅图地区的另外两家老年护理中心,也发现了确诊病例。这两家的住客加起来约190人,也处于高风险中。

这就非同小可了。高龄患者的重症和死亡率高,对医疗资源的占用也多,比轻症患者的影响要大得多。所以,法国总统和卫生部长一再提醒同胞,少去探望老年人,以免带去病毒。

更要紧的是,华盛顿州是经济强州,亚马逊总部、星巴克总部、波音前总部都在西雅图,微软总部也在该州雷德蒙德市。而现在,亚马逊、星巴克和微软都有在西雅图的员工确诊。这些都是全球性公司,牵一发而动全身。

3月8日美国开始实行夏令时,当天的西雅图妇女大游行取消。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还是新的沉沦的开端?

西雅图疫情,冲击了华盛顿州的血液供应,籍的州长英斯利(Jay Inslee)呼吁献血。他还提出降低新冠医疗费用,并与到访的彭斯“互碰肘部”打招呼——惹得特朗普直呼“迈克(·彭斯)可能对他很满意,但我不是”。

要是特朗普对州长有任免权,可能会把他口中“蛇”一般冷血的英斯利州长给撤了。但在美国联邦体制下,他没有这个权力,甚至连本地公共卫生这块,也是市、州的权力大过联邦。

上下不同心,信息共享便一团糟。县里的数据,州里更新不及时,到了国家疾控中心,更是严重滞后;不像中国有统一的各地数字更新,美国疾控中心网站上,有总病例和州报告案例的区别,甚至标注“最新数据以州报告数字为准”。

据美国《国会山报》3月3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停止发布有关受检人数和死亡人数的数据。疾控中心3日在推特上回应此事,称各州都在进行独立检测,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不能代表全国的检测结果

如果说,特朗普对亚马逊赖以起家的华盛顿州“缺乏感情”,那么他对议长佩洛西等议员所代表的加州,以及自己已经“把家搬走”的纽约州,就更“没好脸色”了。

加州早在2月19日就发现一名疑似患者,但国家疾控中心最初拒绝对其检测,直到4天后才检测,并在26日确诊,使之成为“美国首例感染途径不明的病例”,且病情危重。

此事引起加州民怨和对“社区传染”的恐慌,美国疾控中心才开始发送新的检测指南。当晚,彭斯被特朗普委以领导防疫的重任。彭斯当州长时,曾有过对抗艾滋疫情的经验。

接下来,纽约州3月1日通报了本州首例确诊者——来自伊朗的一名年轻女性,因轻症在家隔离。该州为加快检测,拒用国家疾控中心的检测试剂,而是本州自产。

纽约州确诊数字快速上升时,3月4日,加州出现首个死亡病例。该病例2月中旬曾乘坐“至尊公主”号邮轮去墨西哥旅游,返回旧金山后发病。所以,“至尊公主”号出航夏威夷后,被要求提前返回旧金山,进行离岸检测。

2020年3月5日,一架美国国民警卫队直升机在“至尊公主”号游轮上空盘旋

目前,邮轮上有2422名宾客(其中一半以上是加州人)及1111名船员,比在日本出事的“钻石公主”号载客量略少。假设确诊的宾客总数少,及时下船安置会是较好的选择。故而,彭斯3月6日宣布邮轮将会在“非商用港口”停靠,让船上的人上岸。

但特朗普对此持保留意见。他当天在亚特兰大美国疾控中心总部考察时说,如果是他管这事,他倾向于让那艘“大怪物船”上的人再待一段时间,但“很多人宁愿采取不同的方式”。言外之意,总统目前尊重专家们的意见。

2020年3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参观了位于亚特兰大的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总部

最新消息是,邮轮将在3月9日抵达旧金山湾区的奥克兰港。但根据船长的说法,除了船员将在船上接受隔离和治疗外,目前只有关于美国宾客的上岸安置安排。彭斯也说,所有邮轮上的“美国人”将接受全面测试,并在必要时隔离。

但船上还有另外53个国家的人(包括140多名英国人);其他国家的宾客,是否要等别国包机接回?

对于媒体暗示总统不太懂疫苗的作用和临床试验程序、大大低估死亡率、对疫情在夏季消退过于乐观,特朗普明显不服,说自己有个“超级天才叔叔”在麻省理工教了十多年的书,还说自己对于理解科学的东西“也许有天赋”。

的确,不能全怪总统领导无方。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曾对比中国和西方国家在病毒检测上的区别:

“在中国的医院,每台CT机一天大概做200次扫描,每次扫描大约需要5~10分钟。而在西方国家,一家医院每小时大约扫描1~2次。中国已将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的时间缩短至4小时,而不久前,美国仍需要将所有样本送去亚特兰大的指定地点完成检测。”

对于诊疗费用问题,中国政府已经宣布,核酸检测是免费的,确诊患者的医疗保险满额后,国家会承担治疗费用。而在美国早期,检测一次核酸上千美元,现在虽然纳入医保报销,但截至2018年,美国有2750万人没有任何形式的保险。

2020年3月8日,美国纽约州进入紧急状态。图为3月7日,人们在美国纽约的一家超市采购生活用品和食品

再说口罩,虽然不见得对普通人都有用,但美国现状是一旦疫情广泛暴发,连医护人员的口罩都会不够用。特朗普政府已免除从中国进口的103种医疗用品的关税,还在和各大厂家协调紧急扩大生产,并且希望以后这些防护用品都在美国生产。问题是,你早干什么去了?

美国是商业社会,像疫苗这些东西往往没有公家埋单,市场风险都得药企自己担着。所以不到市场“成熟”,企业没有动力去做“公益”。即便是口罩这样的“短缺品”,也有厂商担心生产得过多,届时会亏惨。

特朗普的心思,可能也不在乎东西海岸的人聚居区——疫情的登陆往往从那里开始,很晚才会扩散到共和党控制的州份。在抗疫方面,人比特朗普更着急,所以,特朗普要求国会拨款25亿美元,结果给了他83亿美元。

至于隔离措施,意大利松松垮垮“封城”的效果并不好(刚又“加码”且急剧扩大封锁区),里面的人医疗资源不够、死亡率高,外面的人容易麻痹大意。而新加坡的“武当派”做法内紧外松、越南严控输入扩散“动真格”,各有千秋,却都不适合人权意识强烈的美国(有枪咋整?)。

从美国财政-股市大局来说,政府和社会可以为了防疫投入等比例的资源,却不能像搞“健康奥运会”一样无限攀比抗疫战果。

2020年2月29日,西雅图,政府官员在西雅图和国王郡的公共卫生中心为新闻发布会做准备

事实上,在寸土寸金的硅谷地区,即使停课也只是停一两天把学校消毒一遍,不是停课几个月。关学校的标准,是有学生或职工(家长不算)确诊,才考虑停课,无论私立公立都参考这个标准。学生如果缺课6次以上,还可能失去成绩。

按照美国的法律,12岁以下的儿童是不可以单独留在家超过3小时的。所以即便小学生想不上学,公司如果不停工,孩子在家谁看?这一点对于医护群体尤其重要,如果他们的小孩停课了,小家庭的他们也就没法安心工作。

目前容易停的大多是些展会、节庆,如奥斯汀的“世界最大音乐盛典之一”西南偏南(SXSW)音乐节。一般的选举造势活动,也还照常。

除了美国媒体整天批评的那些,这几个看待美国疫情迷局的视角,也能帮助我们减少想当然,不是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